如果刘备在世,会痛扁阿斗吗?_刘禅

如果刘备在世,会痛扁阿斗吗?_刘禅
假如刘备在世,会痛扁阿斗吗? 许多人认为,刘禅终身最高光的时间,是在一次宴会上。 蜀汉消亡后,后主刘禅受封为安泰公,被送到洛阳幽禁。把握曹魏大权的司马昭设宴款待,约请刘禅和一帮蜀汉旧臣参与。 酒宴上,不怀好意的司马昭成心叫一班歌女插播一段蜀地歌舞,蜀汉旧臣听之感伤,纷繁落泪,只要刘禅一人说说笑笑,看得比春晚现场观众还起劲。 司马昭看在眼里,对其心腹贾充说:“刘禅这人没心肝到了这个境地,就算是诸葛亮在世,也无法保全蜀汉,何况是姜维呢?”贾充说,若不是这样,殿下岂能容易将其吞并。 过一阵子,司马昭问刘禅,你还牵挂蜀地吗? 刘禅笑嘻嘻地说出一句千古名言:“此间乐,不思蜀。” ▲司马昭的逝世发问(剧照)。 长时间担任刘禅“秘书”的郤[xì]正听到他这么一说,觉得太丢人了,回到府中就告知刘禅,您不该这样答复晋王。下次再问起您,应该藏着眼泪说:“祖先坟墓远在陇、蜀,我心里悲伤,无日不牵挂。” 后来,司马昭公然又问刘禅相同的问题。刘禅照着郤正说的自始至终复述了一遍。司马昭欣赏完他的扮演,说:“这如同是郤正说的啊!” 刘禅故作惊奇道:“对啊,便是郤正教我的。”此言一出,捧腹大笑。 《三国志集解》点评此事说:“恐传闻失实,不则养晦以自全耳。” 刘禅以一句“流连忘返”全身而退,躲过夺命的毒酒,得以安度晚年。这影帝级的演技,可比他爹当年和曹操煮酒论英豪时,伪装“失匕箸”还要精深。 不过也正是如此,“扶不起的阿斗”成了刘禅最大的标签,如同此人便是一个糊涂无能、笨头笨脑的亡国之君。 其实,刘禅屈服之后,起先并没有留下太多负面点评,陈寿在《三国志》中,乃至还如此点评诸葛亮辅政时的刘禅:“后主任贤相则为循理之君……然经载十二,而年名不易,军旅屡兴,而赦不妄下,不亦卓乎!” 在时人看来,刘禅并不傻。 1 刘禅的出世极具传奇性,比较古代史籍中一些如履迹而孕、梦日入怀之类的古怪传说,阿斗但是在婴儿时期实真实在地阅历了一段神话般的冒险。 建安十三年(208年),曹操南下攻击荆州。刘备携民渡江,在当阳长坂遭受大北,三军溃逃,身边只剩下数十骑,妻儿不出意外地再次陷于乱军之中。 其时刘禅尚在襁褓,幸亏刘备手下大将赵云紧紧抱着他,还一边维护其母亲甘夫人撤离,才杀出重围,幸免于难。 长板桥上,又有“万人敌”之称的张飞带领二十骑断后,据水断桥,横眉横矛,对曹军怒道:“身是张益德也,可来共殊死!”曹军悉数不敢接近他,刘备等人才得以逃脱。 ▲赵云单骑救主(剧照)。 刘禅的生母甘夫人,是刘备在小沛时纳的妾。刘备或许是克妻命,早年流离窘迫,失去了好几任嫡妻,由甘夫人代为掌管家事。甘夫人的封号仍是在她逝世后才追谥的。 刘禅并非嫡子,身世并无优势,可刘备却将他作为继承人培育,其间一个原因在于刘禅的确天分聪颖,而给予刘禅如此点评的不是他人,正是诸葛亮。 诸葛亮从前对同僚称誉年少的刘禅聪明过人,那人就将这番话悄悄地告知刘备。 刘备这老父亲听了天然挺骄傲,对儿子说:“丞相叹卿智量,甚大增修,过于所望,审能如此,吾复何忧。勉之,勉之!”意思是说,连丞相都夸奖你天分极佳,远远超越希望,我还有什么能够忧虑的呢? 诸葛亮是出了名的真实人,必定不会阿谀谄媚,无故拍领导儿子的马屁。后来他辅佐刘禅,还再次称誉刘禅“年方十八,天分仁敏,爱德下士”,阐明刘禅绝非庸才。 《三字经》说“养不教,父之过”,刘备可不必背这个锅。他在世时不忘催促刘禅勤学苦读,还给儿子列了个书单: 可读《汉书》《礼记》,空闲历观诸子及《六韬》《商君书》,益人意智。闻丞相为写《申》《韩》《管子》一通已毕,未送,道亡,可自更求显达。 书中皆是帝王之学,研读这些书目需求必定的常识堆集,可见刘禅素日学习并没有落下,非但不是天然生成痴傻,或许仍是一个高材生。 愚懦之中藏机警的刘禅,从父亲手中接下的却是一个烂摊子。 章武三年(223年),历经关羽失荆州和夷陵之败后,一代枭雄刘备在永安宫郁闷而终,临终前托孤于丞相诸葛亮,尚书令李严为副。 永安托孤是三国时极富戏剧性的一幕。作为控制者的刘备,居然放心肠将斗争终身树立的蜀汉政权托付给诸葛亮,还说了一番耐人寻味的话:“君才十倍曹丕,必能安国,终定大事。若嗣子可辅,辅之;如其不才,君可自取。”意思是说,假如刘禅无能,诸葛亮可自行取度。 诸葛亮涕泣而誓:“臣敢竭股肱之力,效忠贞之节,继之以死。” 之后,刘备诏敕刘禅:“汝与丞相从事,事之如父。” 刘备逝世后,继任的刘禅遵循遗言,与辅政的诸葛亮达到默契,“政事无巨细,咸决于亮”,然后敞开蜀汉开展的一段黄金时期。 ▲永安托孤(剧照)。 2 从章武三年(223年)17岁即位,到炎兴元年(263年)献表屈服,刘禅作为三国时期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,竟占有西南一隅,做了四十年的无为皇帝,看似奇葩,实则大有文章。 陈迩冬先生说,庸主往往是贤达之相所形成的。正如齐桓公得管仲而称雄诸侯,万历因张居正而坐享帝国。 稷下道家有“君道无为,臣道有为”一说,刘禅正是选用这一政治运作形式。 在诸葛亮掌管朝政时,蜀汉政权实际上是一种“虚君制”,其本质是“上而无为以任其下”,皇帝在“循名责实”的前提下,对宰相采纳不干涉主义,任由其树立一个牢靠的政府,充分发挥才干。 宰相是政府首脑,带领百官办理国家业务,类似于“责任内阁”承受皇帝问责。就像诸葛亮自己说的,“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,不效,则治臣之罪,以告先帝之灵”,第一次北伐失利后,他就曾自贬三等。 如此,刘禅乐得闲适,诸葛亮绞尽脑汁。刘禅自己也说:“政在葛氏,祭在寡人。”国家大事由诸葛亮担任,自己只担任名义上的国家元首,担任祭祀之类的礼仪就行了。 在刘禅的放权下,诸葛亮开府治事,大权独揽,成功化解了内外交困的局势,让力气微小的蜀汉在成都立住脚。他平定南中,北拒曹魏,东和孙权,兴修水利,开展交易,使蜀汉一度呈现“田畴辟,仓廪实,器械利,积蓄饶,朝会不华,路无迷人”的盛景。 诸葛亮用尽心志实施相父之责任,在《出师表》中可看出孔明对后主的循循善诱,“诚宜倒闭圣听,以光先帝遗德,恢宏志士之气,不宜自暴自弃,引喻失义,以塞忠谏之路也”,“ 陛下亦宜自谋,以咨诹善道,察纳雅言,深追先帝遗诏,臣不堪受恩感谢”。 尽管通篇提了N次“先帝”,但句句都是为了阿斗好,古往今来,有几个大臣敢跟皇帝这么说话。 ▲刘禅与诸葛亮(剧照)。 人们往往只记住尽心竭力,鞠躬尽瘁的诸葛亮,却忘了其身后任人信人的后主刘禅。 横向比较三国时期的托孤,就可知二人的君臣联系有多可贵。尽管诸葛亮也曾镇压朝中一些不利于己的重臣,如同为顾命大臣的李严,但蜀汉的执政班子全体上都恰当安稳。 反观曹魏,文帝、明帝两朝托孤,都有司马懿。曹操从前正告过曹丕:“司马懿非人臣也,必预汝家事。” 不出其所料,高平陵事故后,司马懿以太后的名义消除另一个托孤大臣曹爽一党,杀了他们三族,司马宗族就此一步步蚕食曹魏政权。 东吴的孙权晚年昏聩,为太子之争心力交瘁,临终将年仅10岁的幼后代亮托付给孙弘、诸葛恪、孙峻等大臣。 孙权一逝世,诸葛恪就将从来欠好的政敌孙弘诛杀,尔后独揽朝政,引起孙吴宗室不满,大众天怒人怨。所以孙峻又设下一桌鸿门宴,在帷帐内匿伏战士,将诸葛恪斩杀,并夷灭其族。孙吴就此开了内讧的先例,尔后朝政紊乱,国力日衰。 3 建兴十二年(234年),诸葛亮带着北伐的未尽抱负病逝于五丈原,用举动实践了自己对刘备父子的许诺。 关于这一影响蜀汉未来的惊天变局,刘禅镇定镇定应对,立刻在成都城内实施宵禁,进入警备状况。孔明灵位送回后,刘禅率文武百官出城二十里相迎,又素服发哀三日。刘禅悲伤不已,乃至哭倒执政堂之上。 ▲诸葛亮病逝五丈原(剧照)。 诸葛亮治蜀有功,深得人心,朝中群臣和各地大众纷繁上书,恳求在成都为已故的丞相立庙。 这一提议违反礼制,刘禅当然没赞同,老大众只好逢过节时在路旁边“私祭”。 此事一向拖了三十年,刘禅才下诏,远在沔阳为诸葛亮立庙,并制止民间的“巷祭”、“野祀”,可见他对功高震主的诸葛亮的确有些忌惮,后世乃至有人以此估测刘禅对诸葛亮擅权早已心生不满。 实际上,其时就有人这么想。诸葛亮逝世后,丞相从军李邈认为刘禅将对诸葛一党进行清算,赶忙投机倒把,上书说: 吕禄、霍禹未必怀叛变之心,孝宣欠好为杀臣之君,直以臣惧其逼,主畏其威,故奸萌发。亮身杖强兵,狼顾虎视,五大不在边,臣常危之。今亮殒没,盖宗族得全,西戎静息,巨细为庆。 这是将诸葛亮比作西汉吕氏、霍氏等猖狂嚣张的外戚,还将孔明之死当作喜事,可谓用心险恶。 刘禅看到这份奏疏是什么情绪呢?他二话不说,将离间君臣联系的李邈坐牢处死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有明文记载的史猜中,李邈是刘禅在位期间仅有亲身下诏诛杀的人,这也是他可贵发怒的时间。 刘禅对诸葛亮任之生前,信之殁后,蒋琬、费祎都是诸葛亮临终引荐给后主的继任者,刘禅假如对诸葛亮的组织不满,大可选拔自己的心腹,可他却依据孔明的组织,先后录用蒋琬、费祎掌管朝政。除此之外,在尔后得到重用的董允、姜维等文臣武将也是诸葛亮生前欣赏选拔的人才。 刘禅还下诏表扬孔明,言辞切切,感人肺腑,自称“朕用伤风,肝心若裂”,足见爱情之深。 清人袁枚对后世褒孔明而贬后主的做法疾恶如仇,他写道:“孔明之贤,即后主之贤也。” 4 在诸葛亮逝世后把握实权的刘禅,削弱相权、加强帝权的做法也恰当聪明。 无论是蒋琬,仍是费祎,都不具有孔明的声威和才干,刘禅恰当放权,命他们辅政,一起又康复君权,避免大权旁落的为难局势再次呈现。 实施虚君实相的蜀汉,在三国中却是最早撤销丞相制。 鉴于诸葛亮在世时权势过重,刘禅从此不再录用丞相,先是以蒋琬为尚书令和大将军,顶替孔明“总统国务”,之后又录用费祎为尚书令和大将军,录尚书事,蒋琬改任大司马。 如此,费祎主管军事,兼管行政,蒋琬主管行政,也兼管军事,两人的权利彼此穿插,彼此控制,各有偏重。比及蒋琬逝世,刘禅更进一步,“乃自摄国务”,悄然无声地夺回君权,这样高超地玩弄权术,可见他老爸引荐的那一套帝王之术,他不光读了,还能参透其间玄机。 ▲蜀汉后主刘禅(剧照)。 在处理君臣联系时,刘禅常常体现出极高的情商。 正始十年(249年),高平陵事故后,曹魏的大将夏侯霸是曹爽一党,惧怕遭到司马懿父子虐待,叛魏降蜀。夏侯霸的父亲夏侯渊,当年在曹、刘抢夺汉中时被蜀将黄忠所杀,蜀汉是夏侯霸的杀父仇敌。 刘禅知道此事会让夏侯霸心存芥蒂,所以在接见他时一笑泯恩仇,说:“卿父自遇害于行间耳,非我祖先之手刃也。”一句话就将仇视化解,两军相争,不免有死伤,你的父亲也并非死于我父亲之手。 之后,刘禅话锋一转,指着自己的儿子对夏侯霸说:“此夏侯氏之甥也。”你看,我儿子仍是夏侯家的外甥啊。刘禅的皇后是张飞之女,张飞的妻子出自夏侯宗族,这不便是一家人嘛。 片言只语让夏侯霸感动不已,他从此死心塌地跟随蜀汉,屡次参与姜维北伐的战役,和老东家拼命。 生善于战乱之中的刘禅,深知父辈创业艰苦,也非耽于吃苦的皇帝。 他终年居于深宫之中,从不出游巡幸劳民伤财,直到诸葛亮逝世两年后,才可贵去了一趟都江堰,“登观阪,看汶水之流,旬日还成都”。 都江堰是一个水利工程,刘禅很或许不是去玩耍,仅仅参与每年岁修后的放水典礼。《三国志》仍是将此刻严肃认真地记录下来,其实游山玩水对许多帝王而言不过是正常的业余爱好,或许小说家言还要给他们来几段大明湖畔夏雨荷之类的风流韵事。 刘禅却没有这样的浪漫邂逅,在三国时期的皇帝中,他的宫殿日子相对俭朴,且从谏如流,安然承受大臣对自己私日子的束缚。 刘禅有时想要为爱拍手,选民间美人充分后宫。担任黄门侍郎、侍中,担任办理宫中业务的董允就劝刘禅说,不该立过多后妃,“古者皇帝后妃之数不过十二,今嫔嫱已具,不宜增益”。刘禅只好遵从其建议。 刘禅宠信宦官黄皓,正是因董允经常“正色臣主”,黄皓才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不敢猖狂,直到董允身后才一再作妖。而刘禅也仅仅将他当作一个跳梁小丑,说黄皓不过“趋走小臣耳”。 刘禅有时想开展后宫娱乐业,选拔声乐人员、扩建皇宫修建。蜀中大儒谯周劝其减省后宫开支,刘禅尽管不高兴,但仅仅免去了他太子家令的职务,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但尔后仍是遵从谯周谏言,并没增修后宫。 心肠善良的仁德之君,会在危急关头下统筹兼顾,屈己爱民。蜀汉消亡时,刘禅的做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也是一种仁慈。 5 景耀六年(263年),司马昭派邓艾、钟会、诸葛绪分三路大军进攻蜀汉,蜀汉大将姜维带领主力驻守在剑阁,与钟会大军坚持。 通晓山川局势的邓艾看到剑阁难以攻破,就带着精兵绕过剑阁,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奇袭几百里,偷渡阴平,攻破绵竹,直奔成都城下。 魏军一到,整个蜀汉朝廷乱成一锅粥,就怎么摆脱困境展开讨论:一派建议投靠盟友孙吴;一派建议迁都南中;一派建议出城屈服曹魏;还有一派建议据守待援。 刘禅承受光禄大夫谯周的提议,决议降魏,由大臣捧着降书和印绶,前往邓艾营中屈服,至少避免了蜀地水深火热。至此,蜀汉在西南地区四十余年的控制正式完毕。 刘禅也不过是顺势而为,他屈服时,蜀汉的局势早已不容乐观,比年北伐“未能进天涯之地,开帝王之基,而使国内受其荒残,西土苦其役调”。蜀亡时,人口仅剩94万,却有甲士10万,官吏4万,大众负担沉重,财务难认为继。有人慨叹:“蜀穷匮至此,固难以支久矣!” 刘备对刘禅寄予厚望,但他也在遗诏中对儿子说过:“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惟贤惟德,能服於人。” 但是,更多的人只记住了刘禅不战而降的窝囊。身为国君,他未能以身殉国;身为儿子,他未能据守父业;身为首领,他未能一马当先,不忠不孝,无信无义,更何况其时一些蜀国人还体现出了过人的时令。 刘禅之子北地王刘谌,在听到其父决议屈服后,怒道:“若理穷力屈,祸败将及,便利父子、君臣背城一战,同死社稷,以见先帝可也!怎么办降乎!”刘禅将其喝退,刘谌带着全家老小前往祭拜刘备之后,动身杀死妻、子,然后自杀于昭烈庙里。 刘禅的后妃中有一位李昭仪。魏军占领成都后,曾将蜀汉宫中的一些宫人赏赐给没有娶妻的将领。李昭仪勃然表明:“我不能二三耻辱!”随后自杀而死。 远在前哨的姜维大军得知刘禅屈服的音讯,“将士咸怒,拔刀砍石”。在绝地之下,姜维还企图抢救蜀汉,策划策反钟会,不幸失利后被杀,蜀汉太子刘璿也死于乱兵之中。 6 蜀人是否由于刘禅亡国而仇恨他呢? 并没有。 从前供职于蜀汉,写下《陈情表》这一经典名篇的李密,后来被召至洛阳为官。有人问他:“安泰公何如?” 李密说:“可比齐桓公。”那人不解,李密接着说:“齐桓得管仲而霸,用竖刁而虫流;安泰公得诸葛亮而抗魏,任黄皓而丧国,是知胜败一也。”在李密看来,刘禅稍次于春秋首霸齐桓公,有功有过,却不失为一代雄主。 直到宋代,刘禅在蜀地仍是一个正面形象,为当地大众深深思念,成都的刘禅祠和武侯祠分列于刘备的昭烈庙两边,自南北朝兴修,一向保存到北宋。在古代,只要那些有大积德行善于民的人,才干专立祠庙。 ▲成都武侯祠(摄图网授权)。 当忠君爱国的新儒学日益禁闭思维后,这一状况才发生变化。庆历年间(1041—1048年),蒋堂知益州,在搞基建时发现木材不够用,命令拆毁刘禅祠,将资料用于制作其他修建。 蜀人极为不满,表明强烈反对,一时间乃至呈现“狱讼滋多”的状况。 蒋堂坚持强拆,反对无效,由于在这些儒生看来,刘禅亡国,于汉是不忠,于父是不孝,这样的人不配具有专祠。 在成王败寇的理念下,有些所谓明君能够将残暴不仁当作英明神武,将好高骛远视为锐意进取,而像刘禅这样的亡国之君,就只能贴上无德无能、目瞪口呆的标签,永世不得翻身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